基于生理和理性的悲悯

基于荷尔蒙催产素的关系,即便是动物都能感受到母亲与新生儿之间的联结。此外所有的婴儿,包括人类和动物,都同样地欲求和需要关爱与深情照顾。这就是悲悯的种子─也就是希望他人离苦─其是存在于我们的生物本能之中,并且通过逻辑来加以强化,即我们的生存有赖于悲悯心,而且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任何行为的结果都是基于动机。由于行为背后消极情绪或者积极情绪的作用,同样的行为会造成不同的结果。即便是同样一种普通的感情 – 如悲悯,触发了行为,心理和情绪对这一感情的支撑也会影响其结果。

视频: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 — 合乎实际的悲悯
请点击影片右下角的「字幕」图样以开启字幕。要更改字幕语言,
请点击「设定」图样,然后点击「字幕」选择想要的语言。

以悲悯为例。悲悯有三种:

  • 第一种悲悯针对亲友。但是由于执着,这种悲悯范围有限。只要些许的条件(缘)变化,它就可能马上转变成恼怒甚至憎恨。
  • 第二种悲悯针对苦难大众,这基于对他们的怜悯。心怀这种悲悯,我们轻视他们,对于苦难比他们感受更深。我们因为消极情绪而心生这两种悲悯,它们也因此导致障难。
  • 第三种悲悯是中正的,它基于理解和尊重。心怀这种悲悯,我们认识到他者和我们一样。他们有和我们同样的趋福避难的权利。因为心存这样的理解,我们也感受到对他们的慈爱、悲悯和喜悦。这种悲悯具有恒久性。这种悲悯是培养、教诲和理性的结果。这种悲悯越恒久,越具有饶益性。

这三种悲悯可以分为两大类。前两种是基于神经机能而本能产生的。第三种是基于理性产生的。

自然强化了中正的、基于理性产生的悲悯。不管是人类、哺乳动物或者鸟类 – 我不了解海龟和蝴蝶 – 一个生命诞生后自然会对母亲产生中正的慈爱,虽然对母亲并不了解。我们对她感到一种自然的眷恋、亲近和喜悦。母亲同样对新生命感到自然的亲近和喜悦。她因之而照料、哺育婴儿。这种充满深情的关爱正是孩子健康成长的基础。

我们据此可以看出,基于生理的亲近和喜悦正是悲悯的种子。这是来自母亲的最伟大的礼物。我们通过理性和教育,培育这些种子,基于对众生平等的理解,使他们成长为真正的悲悯 – 中正、平等地施及所有人。

对婴儿来说,喜悦并非基于宗教、法律、抑或政治强制。喜悦出于自然。因此,尽管宗教教导悲悯,但是真正的种子、悲悯的真正基础是生理性的。我称此基础为“世俗伦理”。宗教只能巩固这一种子。

有些人认为道德伦理一定要完全基于宗教信仰;另一些人认为,可以通过训练培养道德感。有些人认为“世俗”意味着绝弃宗教;另一些人认为,“世俗”暗示着尊重一切宗教、毫无偏见,甚至像印度宪法申述的那样,包括尊重不信教者。这后一种道德感,特别是以悲悯为基础的道德感植根于本能。正如母亲和新生儿的例子中一样,这种道德感因为生存的需要而自然产生。因为这种生理基础,这种道德感更加稳固。

孩子们在玩耍的时候不会考虑宗教、种族、政治、或者家庭背景。他们享受来自伙伴对他的微笑、并回报以微笑,而不管这个伙伴是谁。孩子们的心胸是开阔的。成年人则常常强调上述的其它因素 – 种族和政治差异,等等。因此,他们的心胸是狭隘的。

看看上述二者之差异吧。当我们更富悲悯时,我们也更加心胸开阔、更加易于和他人沟通。当我们自以为是时,我们心胸狭隘,很难与人交流。恼怒会弱化免疫系统,悲悯和一颗仁慈的心会增强免疫系统。心怀恼怒或恐惧时,我们无法入睡,即便睡着了也会做恶梦。如果我们心境平和,我们会睡得香甜。我们无需任何镇静剂,因为我们的能量保持着平衡。如果紧张,我们的能量就会涌动,我们因此会感到焦虑。

要看的真切、了解的清楚,我们要心境平和。如果心绪不安,我们无法认识真相。因此,即便是在全球的范围内,绝大多数障难是人为的。这些障难会纷起,就是因为我们无法认识真相而对局面处置失措。我们因为恐惧、恼怒和紧张而行事。压力不堪重负。我们无法做到客观,因为我们心妄神迷。这些不良的情绪导致了心胸狭隘,进而导致障难纷起,这种情况永远不会带来令人满意的结果。

另一方面,悲悯带来开阔的心胸、平和的心境。我们因此能够认识真相,认识方法,结束己所不欲之事,求得心所翼望之事。这是基于理性的悲悯的重要之处和巨大的饶益。因此,提升人类的价值观是基于生理并得到理性的支撑,而母亲、母子之间本能的慈爱与喜悦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总结

为了要清楚地见识和理解事物,我们需要一颗平静心灵。一旦产生激动,我们便不能看清现实。因此,多数的困境纷争,即便是全球规模程度,都是人为麻烦所造成的。它们之所以会出现,都是因为我们不能认清事实而无法好好掌控情况。我们行为举止是建立在恐惧、愤怒和紧张之上,并有着太多的压力存在。因为我们心灵被蒙蔽,因而无法展现客观。这些负面情绪导致狭隘心态,进而制造麻烦,从来不会带来令人满意的结果。但另一方面,悲悯却会带来开放心胸和平静心灵。拥有它,我们便可看清现实,并知道何谓终结众人之不欲以及带来众人之所欲的方式。这就是基于理性的悲悯所展现出来的重点和助益。所以,为了要宣扬基于生物学和理性支持的人性价值,母亲和孩子之间的母性能力和本能关爱,便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