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勝執意

在想做想說與執意發洩的間隙中,加以評估後果,不要成為惡劣習慣的奴隸。

說明

業力與我們的強迫執意密切相關。它指的是一股強而有力的慾望或心理衝動,是在某種心煩情緒或惱人態度的驅使下,讓我們像磁鐵般,展開行動做去做事、說話或思考。

強迫執意發洩出這些強力衝動,建立起一種無法控制反覆出現的身體、話語或精神行為的傾向。當各種情況出現時─像內部產生的惱人情緒或像外部我們的身處境遇與周遭人等─這些傾向都會誘導出某種感受,像是重複行為舉止一般。然後接著,通常在不考慮行為後果之下,我們遂執意地重複該舉止行為。這種強迫執意的行為舉止還會導致感到不悅或永不滿足的慾樂。因此業力是一種強而有力的慾望衝動,是在此類行為舉止背後的強迫執意。

這就會導致問題,因為惱人情緒驅使了下列模式:

  • 執意行為模式─如同執著於不遺漏任何事物,所以無法受控地一定要查看手機上的簡訊或臉書;或是幼稚不顧他人的感受,在與父母用餐時發送簡訊;或是被困車陣中時怒氣衝天,而不自覺地狂按喇叭試圖超車。
  • 執意言語模式─如同不滿失意而導致一直抱怨;或是覺得自己很重要、別人很討厭而導致不斷批評,怒言相向像個惡霸;或是害羞膽怯與自貶身價而導致人微言輕。
  • 執意思考模式─如同不安全感而導致強迫憂慮;或是對於現實環境的無知與躲避現實的空想,而導致不由自主的發想白日夢。

上述這些例子都是自毀式的強迫執意模式,進而導致出不快樂。但是仍然也有一些神經質式的正向魔人─例如完美主義、不由自主地糾正別人的邏輯、無法說出「不」字的工作狂熱幫倒忙份子。這些人的背後或許帶有積極正面情緒,例如希望幫助他人或想把事情做好,但因為他們身後有著一個「我」的先入為主想法與誇大吹噓存在─我必須要很好、我一定要被需要、我必須要完美,儘管這些可能會讓我們暫時感到快感,就像當我們做得不錯時,但此種快感並非持久,而且是個麻煩。例如,總是覺得不夠好,或是一定要出門做件好事,來證明自身的價值存在。

首先,我們必須冷靜下來,放慢腳步。只有這樣,我們才有可能在到底是自己覺得喜歡做事或說話,亦或我們是被迫執意採取行動的兩者間,識別出彼此的差異之處。我們可以在這兩者間進行評估,看看行為舉止的背後是否存在某些惱人情緒?我是不是不由自主地強迫自己去完成一件不可能任務(如同總要十全十美)?是否為了生理需求而一定要去做(如同抓癢)?這是有益還是有害的?所以,如果我們發現沒有良善好理由而表現出行為舉止的話,那就是某些神經質式理由了,此時就要以識明自覺的智慧來加以評估,然後鍛鍊自我控制,不要把這類情緒發洩出來。這需要具備著我們如何從事行為、言語和思考之正念,因此整天都要處於自省狀態,進行自我控管。

這項目標是盡可能地利用識明自覺之智慧,來進行非被迫執意的行為活動,並在我們的行為舉止背後培養出積極正向情緒,此外對於自身與何為現實的部份,盡量不出現困惑疑慮。

禪修

  • 透過專注呼吸而冷靜下來。
  • 嘗試辨識出你強迫執意的行為、言語和思考模式。
  • 選擇其中之一,並且分析對象背後是否存有某種惱人情緒,或是對不可能的事物情況緊抓不放─如同從不犯錯一事。
  • 嘗試認識到,當你不由自主執意地做出舉動時,會造成某種麻煩與困難,不是在自己身上,就是在他人身上。這會導致不悅或短暫慾樂的不滿足狀況。
  • 立志將嘗試進行識明辨別,藉此評估你的行為舉止,如同寂天菩薩所建議的那樣,如果是自毀或加重自我的話,就要鍛鍊自我控制,像塊木頭一般。
  • 在靜坐禪修時進行觀察,針對當你想抓癢或想動腳與其間隙之際─即當你覺得癢或動手抓的時候,以及你如何決定是否執行自己想做的行為舉止。當你決定認為不採取行動的利益要勝於採取行動的時候,看看你是否可以鍛鍊自我控制,像塊木頭一般。
  • 留心關注於你日常生活中強迫執意的行為舉止,試著在想做與去做之間維持更多正念,並且在面臨不採取行動的利益要勝於採取行動的時候,能夠試著像塊木頭一般。

摘要

我們已經看到我們不由自主的自毀行為,是由惱人情緒引起,並導致不悅和麻煩。甚至我們會以正向積極的方式而被迫執意地採取行動,其背後的驅使動力是關於自身的不安全感與不切實際的概念,我們可能會從中得到短暫快感,就像做好完成任務或達成助人一般,但之後卻又會不自主地感到必須再次證明自身而有所行動。

我們需要安靜下來,捕捉住想要從事的行為、言語和思考與我們被迫執意去做兩者間的空隙之處。我們需要具備自省、正念與識明。如同阿底峽在《菩薩寶鬘論》中所提及(第28偈):

眾人之中觀察言,獨自之時觀自心。

但是在進行過程中,不要過於極端僵化或機械樣板,因為我們總是在隨時審視著。你可能會反對說假使像這樣去做的話,就不是處於自發狀態,但在此處,自發即意味著腦海中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若不評估其利益或適當性的話,就會變成嬰兒在半夜哭泣,我們不想起床就不起床;或是認為只要打屁股就會安靜的話,我們就會這麼去做。所以,為了處理我們強迫執意行為的麻煩─我們的業力問題─我們需要加以禪修,不斷反覆地進行,以免我們變得僵化和苛刻,成為如同針對自身的警察一般,而是對想要做出的行為舉止具備著正念,使之變得自然而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