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宗教的伪善

说实话

个体的联合 – 这就是社会;这就是社团。但是,领导人们进入社会,似乎并不多么关心道德准则、伦理道德。社会关心的只有金钱和权力。因此,这种社会中的人就自然而言只想着金钱和权力的重要性。我们不能责怪这些人。因为我们整个的社会就是如此思考。

我认为很多信教者只是唱高调,叫着“上帝”或“佛陀”,但在现实的日常生活当中,他们却满不在乎。我们佛教徒向佛陀祈祷,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对佛陀并不在意 – 关心的只有金钱、权力、名望。这算什么呢?我认为,我们信教者有时候也在学虚伪。我们为所有有情众生祈祷,但是真正的行动呢?我们不为别人的权利问题而担忧。我们只是利用。我想很多其它宗教的信徒也祈祷,他们向上帝祈祷 – “我信仰上帝,我们的造物主” – 但是我们被造化者并不听造物主的声音,并不听造物主的指导。

我常告诉我的印度朋友们,印度人是相对而言更具有宗教性的人民。他们崇湿婆、象神 – 我想向象神祈祷主要为了财富。因此,他们确实常做敬拜、祈祷。我想每家都供奉着某种神像。但是,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有着大量的堕落。怎么会这样呢?没有神、没有佛曾经说过堕落是可以的。我们应该诚实而富有正义感。没有一个伟大的导师说过:“你应该尽你所能去剥削。我祝福你。”没有一个神这样说过。

因此,如果我们接受一个更高级的存在如佛陀或耶稣或穆罕默德等等,那么我们应该是诚实的人,我们应该是真实的。通过这样一种方式,你自身同样能够获得更多的自信:“我无所隐藏;我可以向任何人告诉我的想法,真诚地回答任何问题。”这样,你就能获得他人的信任。因此,从你个人自利的视角看,诚实和真实是内在的力量和自信的很重要来源。是的,有些人语言优美、满脸微笑,但是当你看他的动机时,却完全不同了。你如何对他们培养起信任和尊重呢?

在佛教修持中保持真诚

我是一名佛教徒,我想告诉我的佛教徒兄弟姐妹们,佛陀的教义当然远远超过2500多年;而且这种教导与今天的世界也息息相关。现在,很多顶尖的科学家确实渴望能够获得更多的信息和方法,以处理破坏性的情绪。这些教导很精彩,但是我现在确实感觉到有迹象表明这里有喇嘛[灵修大师]或土库[转世的喇嘛]或者品质堕落了的导师。对此,我确实很关切。如果你自己没有一种有纪律的生活,你如何把这些教授给别人呢?要给别人展示正确的道路,你自己必须要遵循正确的道路。

现在,我想所有正性的事情已经完全得到了阐述,对我来说,唯一剩下的就是多说一说负性的事情。我们一定要非常、非常严肃。我本人就是一名佛教僧人。我们总是严格约束自己。我每天早晨刚一醒来,就记念佛陀,背诵佛陀的教诲,在某种程度上影响自己的思维。于是,在一天剩余的时间里,我会根据这些原则行事:真诚、真实、悲悯、和平、非暴力。因此,我希望,在座的我的佛教徒兄弟姐妹们,你们在说着“佛法[佛陀的教义]佛法”并提倡佛法、宣传佛法时,首先在你心里为自己宣传。因此,这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 – 佛法

当然,其它所有主要的世界性宗教的传承具有同样的潜力以建立内心的和平,通过这种方法创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但是,佛教、耆那教和数论学派中独树一帜的是强调个体的重要性。最终的理论或观点是关于自我创造。同时,我们信仰因果律:如果你做了正确的行为,就产生正性的结果。如果你做了错误的行为,负性的结果就发生。因此,因为因果律,如果你做了错误的行为,佛陀也救不了你。佛陀教导说:“我会展示给你涅槃[脱离一切痛苦]之道,但是否能够成就则完全取决于你。我不可能通过赐福来引导你。”佛陀从未说过他会通过赐福使我们达到解脱。

因此,你就是自己的老师。我想这种教导方法的帮助作用非常大。一切事情都取决于一个人自身行为。行为,不管是正性的行为还是负性的行为,都完全取决于动机。因此,我想佛法能够像动机一样,对内心的平静做出巨大的贡献。

不同佛教传承之间的和谐

现在,正如我昨天见到缅甸和老挝的领导人和其他人时所提到的那样,过去,因为所谓的“小乘”、“大乘”和“密乘”等名称,人们获得了这样一种印象,这三[乘载工具]确实是各自不同、相互分离的东西。这完全是错误的。正如今天早上我简要提到的那样,上座部传承或巴利文传承是佛法的基础;戒律[寺院的戒律和规范]的实践是佛法的基础。

让我们看一看佛陀本人,看一看他自己的故事。他剪掉自己的头发成为一名僧人。这就是修持(梵文:sila,尸罗)[道德自律]。接下来他做了六年的禅修。这就是修持(梵文:samadhi,三摩地)[全心的专注],也是修持内观(梵文:vipassana,毘钵舍那)[一种极其有悟性的思维]。他通过这种方式最终达到了觉悟。因此,三种训练是戒、定、慧(梵文:pannya,般若)[区别的意识,智慧]内观。因此,我们作为他的追随者,必须要遵循此道。没有道德自律的修持即为没有(梵文:vinaya,毗奈耶),我们如何能够培养(梵文:samatha,奢摩他)[一种平静安定的状态]内观呢?很难。巴利文传承是佛法的基础。

我想,在此之上,是修持《般若波罗蜜多经》,根据梵文传承,止息(梵文:nirodha[真正中止苦难及其因缘,真正的断灭],即第三个圣谛。因此,进一步的解释很重要。什么是止息呢?佛陀解释了我们消除自身无知的可能性。一个人从思想中完全消除无知,这就是止息,或者说解脱(梵文:moksha)。这就是进一步的解释。接下来的(巴利文:magga[达到这种真正的中止的路径或者对此的理解,第四个圣谛]也是一个进一步的解释。

因此,在巴利文传承的基础上,接下来的是梵文传承,就像楼房的第二层一样。换句话说,首先是底层(第一层);那是巴利文传承 – 比丘[僧人]修持,自律、戒。接下来是第二层,《般若波罗蜜多经》以及阿毗达磨(梵文:abhidharma[特殊主题的知识],一种阿毗达磨 – 关于智慧的教义,六(梵文:paramitas,波罗密多)[深远的态度,完满]或者十。接着,在此之上,佛教的密乘 – 在修持内观、定菩提心[为了饶益众生而致力于达到觉悟的心力]的基础上对亲见诸明王。因此,这些就是底层(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如此等等。没有底层,你无法建造其它各层。因此我想佛教徒兄弟姐妹们应该知道这一点。

当然,我并不是什么权威。我认为自己就是一名学生。不管什么时候我有时间,我总是学习和研究,阅读、阅读、再阅读。就藏传佛教而言,大约有三百卷(经典)从印度诸语言 – 巴利文、梵文、还有些尼泊尔文翻译成了藏文。因此,不管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就阅读、思考、和研究这三百卷经典。当然,和那些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三百卷经典的人相比较,我的知识要丰富一些。[在这个知识的基础上],我在研究这些经典的得出的结论是,上述三方面的训练极其重要。

成为合格的僧人

因此,首先,我们佛教徒不管是上座部或者大乘或者密乘 – 我们一定要成为佛陀的真正追随者。这一点非常重要。明白吗?为了成为佛陀的追随者,我们不能仅仅穿上僧人的袍子,穿上比丘的袍子。我们不能称这样的一些人为佛教僧人。我们不能说他们是好和尚或者好比丘。这只要换身打扮就很容易做到。要成为佛陀的真正追随者,我们需要改变的是这里,即我们的心和思维。要成为佛教僧人,我们必须严肃地修持自律。有时候似乎是这样:“哦,让佛陀做所有的难事吧。我们可以过一种奢华的生活。”怎么样?你怎么可以这样呢?如果你是一名佛教徒,你就必须要遵循佛陀本人的路径 – 为期六年的艰苦修持。我们必须以他为榜样。

现在,正如我昨天提到的那样,有一位朋友说,在巴利文传承和梵文传承之间存在一堵墙或一条鸿沟。这堵墙对任何人都没有饶益。我们必须走到一起来加以交流。对我们来说,有很多东西要向你们的传承来学习,从你们的别解脱戒(梵文:pratimokshas,波罗提木叉)[僧人的戒] 。你们同样可以学习一些我们的梵文别解脱戒。一些定期性的会议 – 不只是一种仪式性的方式,而是严肃的会议,严肃的探讨 – 非常非常关键。这是一件大事。

接受具足僧尼剃度的问题

至于比丘尼[完全剃度的尼姑],你们知道,从一开始,就就支持在[我们藏人和蒙古人追随的]根本说一切有部传承中恢复比丘尼。但是,我必须要遵循藏。如果我能像一个独裁者那样拥有某种特权,那么我就会说:“嗯,你必须做那个。”我们不能这样做。我们必须根据藏行事 – 根本说一切有部经典、同样还有[东亚地区遵循的]法藏部经典和[东南亚地区遵循的]上座部经典。

你看,这是我们必须要严肃加以讨论的一个重要话题。这种决断超出我的控制。我能够决定的是向所有藏人社团中的尼姑寺院介绍那些大寺院机构可以研究的同样层次的研究内容。现在,我们已经有一些尼姑成为女格西[佛教哲学博士]、优秀的学者。

我们经常在讨论比丘的问题,现在我们在这里又做同样的事。我展示了最近的一封向老挝和缅甸佛教领袖的呼吁书。我们将继续我们严肃的讨论,我也坚信我们最终能够达成某种共识。

我想就谈这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