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語、正業和正命

回顧

三學在於道德規範(藏文:tshul-khrims,戒)、專注力(藏文:ting-nge-'dzin,定)、以及辨別性意識(藏文:shes-rab,慧),而這三者在日常生活中非常有助於培養:

  • 如果你和別人打交道,那麼觀察我們如何與他們行為、如何與他們言談,或者如果我們與他們有某種貿易往來,我們如何在貿易的層次上與他們互動,這一點當然非常重要。我們需要有道德規範,規範我們不做出任何傷害別人或破壞性的事。
  • 為了能夠以一種合適的方式互動,我們同樣需要把注意力放在他們在說什麼,他們的需要是什麼,他們身上發生了什麼。如果我們不加註意 – 我們的思維四處游移 – 在互動的每一分鐘,我們的電話響起,我們又發SMS信息,如此等等,那麼這就確實使得與他人的交流變得艱難。
  • 而如果我們能夠專注在對方人身上 – 他們在說什麼,他們如何行為 – 那麼,我們就能夠運用辨別性意識,能夠決定什麼樣的反應是合適的,什麼樣的反應是不合適的。而这再一次促成对他人用一种正确的方式发出正确的行动、正确的言语。而這再一次促成對他人用一種正確的方式發出正確的行動、正確的言語。

因此,這三種訓練相互關聯,相互加強,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需要同時應用三者。

即便我們並沒有和別人在一起,沒有與他們發生互動,我們也需要就自身而言進行三種訓練。在我們應對自己時,這一點很重要:

  • 不要用自我破壞的方式行為。
  • 讓我們的思維專注起來,這樣就能夠完成任何我們想要完成的東西。
  • 用我們起碼的智力在什麼適於去做與什麼和不適合去做之間做出區分。

因此這三種更高層次的訓練既應用在你個人的情況,也應用在我們的社會互動上。因此,就像這樣,它們是我們可以應用於日常生活的非常非常基本的原則。

通過道德規范進行訓練

在進行這三種訓練時,如何去完成的一種方式或者呈現就是通過所謂的八正道。它們是八種修行類型或者事物,我們通過這些培養這三種方面 – 道德自律、專注力、和分辨性的智慧。八正道中的每一個有一種不正確的應用方式(這是我們自己要祛除的)和我們想要採用的一種正確的或對的應用方式。

因此,讓我們通過道德規範作為開始。這裡,我們有三個方面、三種修行:

  • 所謂的正確的言語(藏文:yan-dag-pa'i ngag,正語),這樣一種言語、交流方式。
  • 正確的邊界 – 專門術語是我們行為的正確的邊界(藏文:yan-dag-pa'i las-kyi mtha' ,正業)。換句話說,我們會如何樣去行為?就行為舉止而言,我們不要越過的界限是什麼?
  • 然後是正確的生活(藏文:yan-dag-pa'i' tsho-ba,正命),我們怎麼樣維持生計。

因此,它們需要克制不去做出破壞性的言語、破壞性的行為、破壞性的生計,而要以建設性的方式進行,這種方式也將饒益他人。

言語

錯誤的言語

讓我們看一看什麼樣的被看作是錯誤的言語,即那種造成不快樂和麻煩的言語:

  • 第一種是撒謊,說不真實的話。這基本上就是欺騙他人。這有什麼麻煩呢?嗯,它的麻煩在於,如果人們知道我們是撒謊的人、我們所說的話在欺騙和矇騙別人,那麼就不會有人會相信我們;不會有人信任我們。所以這是一種不快樂的、讓人不滿意的情況。
  • 第二種破壞性的說話方式是用一種兩面三刀的方式說話,意思是在人跟前說他們的朋友或者伴侶的壞話。其結果會是什麼呢?當我和你在一起,說這樣的事 – “哦,你的朋友(你的伴侶、丈夫、或者妻子)是那樣糟糕的一個人呢,”等等 – 那麼你會怎麼想呢?你會想著“哦,他會在我背後怎麼說我呢?”因此,如果我們總是說別人的壞事,我們的關係就會破裂。人們就會離棄我們,因為他們會認為我們會對他們做同樣的事、說壞話。在這裡,動機當然是我們想他們關係破裂。
  • 第三種是用一種尖刻粗暴的方式說話。如果我們總是衝著別人大嚷大叫、咒罵他們、用這種辱罵性的方式說話,別人也會開始用這種方式對我們說話。除非他們是受虐狂,否則不會有人想和總是沖他們大喊大叫的人待在一起。
  • 接下來,第四種是無聊的閒話。如果我們一直在說話 – “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 並不斷打斷別人的話,說一些全然無用的話、毫無意義的話,那麼結果怎麼樣呢?不會有人認真對待我們。人們認為和我們在一起只有痛苦 – 我們只是不斷地說話 – 我們在浪費所有時間,我們也在浪費別人的時間。

因此,這是四種不正確的說話方式:

  • 撒謊。
  • 說別人的壞話,從而讓他們關係破裂。
  • 說尖刻粗暴的方式話,說傷害他人的話。
  • 無聊的閒話 – “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 說一些毫無意義的話。或者是流言蜚語,這樣的東西 – 說與別人、也與自己根本無關的其他人的各種事情。

正確的言語

我們想用於訓練的正確的言語是什麼呢?建設性的言語是克制我們不做上述四種不正確的說話。對嗎?因此,我們要培養的第一層次的訓練是當我們想說一個不真實的東西時,或者我們覺得想衝別人大嚷大叫時,或者我們想要閒聊以打發時間時 – 要認識到這是破壞性的,這會造成不快樂,因此不做它。
這並不容易,因為你必須要在你想這樣做的當口,在禁不住要這樣做之前,就要立馬收手。這例如就像你還想吃一塊蛋糕。因此,就在你禁不住走到冰箱跟前或者無論怎麼樣去拿它之前,認識到“儘管我想這樣,那又怎麼?我不能把它表現出來。如果我們確實表現出來了,我只能變得越來越胖。所以,我不想那樣。”然後,你不走到冰箱跟前去。我的意思是說,有時候我們確實有機會這樣去做。我記得有那麼一天我想吃一塊蛋糕 – 這就是我們為什麼用這個例子的緣故 – 而當時房子裡一塊也沒有。因此,在回家的路上,我開始往我最愛去的那個地方走,那裡他們買一種我很喜歡吃的蛋糕。但是,我走著(這時候我有時間間隙考慮這件事),我給自個兒說,“嗨,我正在努力減掉一點體重呢。我並不是真正需要那塊蛋糕,”因此我 – 道德規範 – 因此我轉身徑直回家了。這就是我們就規範而言要談論的。

偉大的印度佛教大師寂天用了這個比喻,當你想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就保持想一段木頭一樣。因此,我想衝著你大嚷或者對你說什麼髒話時,我們意識到這只能讓我心情糟糕,讓你心情糟糕,因此我就不說它。保持像一塊木頭一樣。我想說一個愚蠢的笑話或者做一番愚蠢的評價,我認識到這只是無聊的閒談,因此我不說了。這樣一些東西。OK ?

這是在此所涉及的道德規範的第一個層次,這就是當你想要用這四種破壞性的方式之一說話時,記著這將只會造成不快樂和麻煩,所以別說它;什麼也別說。

接下來,道德規範的第二個層次是切實做建設性的事 – 因此用一種建設性的方式說話 – 再次通過認識到這將帶來快樂,形成一個更加和諧的狀況。因此,我們在這裡做什麼?我們根據因果來進行思考。

培養正確的言語需要作出非常有意識的努力和堅定的決心,在合適的時間通過合適的手段,說話真實、禮貌、和善,說的內容全部是有意義的:

  • 因此,不要通過不斷地打電話或者發SMS信息、發短信告訴他們我剛才吃了什麼早點或者“哦,我不喜歡這個人說的”等等來打擾他們。我的意思是說,這是無聊的閒談,這在打擾別人。
  • 或者用一種不合適的方式說話。我發現有和人們打交道不耐煩的問題。有人想在有關我的網站或者別的什麼事上說服我,他們曾經對此做過一次解釋,我說“好的,我會這樣做,”然後,他們繼續想我遊說,一而再再而三地,但是我已經對此說了要做。因此,這就是通過一種正確的方式 – 當人們同意時,談話終止;去做別的事。

因此,我們在說話的方式上努力想有助於人,努力想用一種製造和諧而非製造分裂的方式。

現在,你當然要用辨別力(我的意思是,這三種訓練放到一塊兒)。所以如實說話 – 嗯,如果一個人穿著一件難看的襯衣或者難看的裙子,你也知道這確實會傷害他們,你不要只是說“喲,這確實難看”或者“你看起來好糟糕。”因此,有時候你一定要練達,這再一次取決於個人。

當時,我姐姐正在柏林來看我。我們外出去一個地方,她穿著一件短上衣,衣服有點緊繃的樣子。嗯,這是我姐姐。我可以給我的姐姐說“這看起來確實很糟糕。你應該穿另一件衣服。”但是,如果是別的什麼人,你就不能這麼說。因此,我的意思是,再一次,你運用自己的辨別力。你能給你姐姐說的話和你給別人要說的差別非常大。當你和她出去約會時,即便這是實際情況,你不可能對你新結識的女朋友說 – “你穿的上衣真糟糕。穿一件別的什麼吧”。

尖刻的語言 – 你可能需要強調什麼。讓我們假設如果你的孩子在玩火柴、焰火、打火機這樣的東西,你必須言辭強烈。但這不是尖刻。你的動機不是憤怒。你不說“這看起來很糟”這個真相的動機不是你想欺騙這個人。因此,動機確實很重要。

因此,我們有規範、道德規範、自律,來克制自己不以破壞性的方式說話,訓練自己運用建設性的方式。

錯誤言語的其它例子

現在,有關於這些破壞性說話方式的經典呈現,但是在我稱之為感受性訓練的計劃中,我將這些破壞性說話方式的分析予以延伸,不僅包括了征對他人的直接的破壞性言語,也包括我們在處理自個兒的事時針對自己的破壞性言語。因此我想,對這些破壞性的、不正確的說話方式,我們需要用一種更廣闊的方式進行思考。

撒謊同樣包括就我們的感情或我們的意願向別人撒謊,或者就我們對你的感情或者我們對你的真實意願自欺欺人。我們可能對別人很好,說的也很不錯,等等 – 說“我愛你”之類 – 我們甚至可能這樣想著糊弄自己,但實際上我們想要的是他們的金錢或者別的什麼。在某種意義上說,我們在對此撒謊,在欺騙。這並不是意味著我們告訴這個人,“哦,實際上我不愛你。我只想要你的錢。”這有點不合適。但是,事情在於我們自省,我們對一個人實實在在的感覺是否是真的,我們和這個人在一起的意圖是什麼,如果這些是在煩惱情緒 – 對他們的金錢心生貪念等 – 的基礎上,那麼就糾正它。

以及兩面三刀的話:這不僅僅是說些讓一個人和朋友關係破裂的事,也包括說的話讓人反感,從而讓我們的朋友厭惡並離棄我們。因此,這不僅是企圖讓你的朋友離開你,而且我們說話的方式很可惡 – 例如說像總是抱怨不停 – 這把其他人都從我們身邊攆走了。那些總是有負性特點的人 – 總是抱怨、總是說所有的事情都多麼糟糕、等等 – 我們不想跟他們在一起。因此,同樣,如果我們總是那樣,誰想跟我們在一起呢?或者喋喋不休,甚至不給別人說話的機會。這同樣會把人攆走。我的意思是說,我認識一些那樣喋喋不休的人,我特別不想和他們待在一塊兒。因此,如果我們也那樣說話,沒有人想和我待在一起。因此,說別人的好話非常重要 – 而不是僅說壞事和抱怨他們 – 說別人的好事,要積極而不是總是負性消極的。

我們不盡想著要在言語上停止謾罵他人,也要在言語上停止自我謾罵。有很多人衝著自己說一些可怕的東西:“哦,你是這樣一個蠢貨”,“你很蠢”,“你真糟糕”,“別人怎麼會和你一樣呢?”等等。你說一些非常令人厭惡的東西。如果你這樣說別人了,那就很粗暴。但這是對我們自己很粗暴。這當然不會讓你更快樂,不是嗎?因此,非常重要的是我們對自己的態度以及我們如何對待自己,和我們在心裡如何對自說自話。

閒聊。這是總是通過SMS信息和臉譜郵件以及推特發布瑣事進行干擾,浪費別人的時間,也浪費我們自己的時間。這不僅如此 – 這是真正的閒聊(這浪費他們的時間;浪費我的時間) – 而且在這類 – 即這是另一種閒聊閒話中,沒有通過向別人揭露他們的私人事情而洩露對別人的信任。有些人滿懷信任地告訴你些什麼 – 他們是同性戀或者患有癌症或者可能是別的什麼 – 但是你要自己把緊關。“我需要告訴某個人,但不要告訴別人” – 而很快你告訴了所有人。这当然是闲谈。這當然是閒談。這是對他們的信任的背叛。

但是現在,讓我們就這個問題看看自己。不要不加區分地就將我們的私事 – 我們的疑惑、我們的擔憂、等等 – 告訴別人。例如,你不要將它們告訴你的孩子們。如果你是父母,你有孩子,你說,“哦,但是我很擔心。我們怎麼能夠有足夠的東西養活大家呢?我怎麼才能付得起租金呢?”我的意思是說,你不需要就這些東西告訴孩子們。或者“哦,我和女友(男友)有麻煩了。”有那麼一些人,你不需要和他們分享這些。因此,我們一定要克制自己不要不加區分地就把我們與他人無關的或者並不合適的事告訴某些人。

因此,這是第一個方面。正確的言語,它本成為 – 正言。因此,請就此思考上幾分鐘,或許你會有些問題。順便說一句,你在考慮的時候,需要做的是在你的腦海裡回顧:我現實中是如何與別人說話的?我是如何說自己的?

OK,我想,我們可以將它甚至擴展到用一種合適的方式向合適的人說話的情景的整個主題中。有這樣一些情景(和一些人),你說話方式要極其有禮貌,還有另一些情景,你說話要非常隨意。因此,在公司裡你需要說話彬彬有禮但你隨意說話 – 這就是一種不適當的方式,對嗎?這讓每個人感到不舒服。或者,當你給一個孩子解釋一件事的時候,你需要用一種孩子可以理解的方式去解釋。你不會去用和給大學教授解釋的同樣的方式。

行為

 八正道中的第二個是有行為的正確邊界(藏文:yan-dag-pa'i las-kyi mtha' ,正業)。這是一個專業術語。我們談到邊界(藏文:mtha'、邊際)的時候,說的是一定的限制,即“我要在這個範圍內行為而不是越過這個邊界。”

誤的行為

這是指三種破壞性的行為:

  1. 殺生(即奪去生命)。
  2. 偷竊、拿走不屬於我們的東西。
  3. 不適當的性行為。

那麼,它們講些什麼呢?

殺生

從基本上將,殺生是奪取他者的生命。我們不只是就人類而言,我們說的是打獵、捕魚、殺死昆蟲、等等。

現在,我想對我們很多人來說,放棄打獵和捕魚沒有多難,不殺蟲子要困難很多。但是無需涉及到來世或者前世,有很多方法可以達到這一點,“在前世這只蒼蠅可能是我的母親”,等等諸如此類。我想,這裡主要強調的是,如果有什麼東西打擾我們,我們無需第一反應就是殺死它。這養成了一種對任何不喜歡的東西就以暴力的方式毀而滅之的習慣,而這開始延伸到在你臉上嗡嗡叫的蒼蠅之外。我們其實要做的是,對令人煩惱的東西,找到一種和平的方式去處理。因此,對昆蟲而言 – 一隻蒼蠅或者蚊子,或者別的什麼 – 當它們飛落到牆上的時候,這樣做是可能的,即拿一隻玻璃杯扣住它,用一張紙封住,然後把它拿出去。在很多很多情況下,我們能夠對不喜歡的東西找到更加和平的處理辦法,也有很多極其簡單的辦法。

如果你生活在印度,像我一樣,你就能學會與昆蟲共處。我的意思是說,在印度,你沒有辦法除掉所有的蟲子。我總是想起一則印度旅遊代理的廣告:“如果你喜歡昆蟲,你就會愛上印度。”最初在印度生活的時候,我的生活背景是這樣的,我當然不喜歡蟲子,但是我很喜歡科幻小說。於是,我想像如果到了另外一個星球,那個星球上的生命形式就像這些昆蟲,那麼如果我在那裡遇到任何一個生命體,都會懼怕至極,我全部想要做的就是一腳把它踩個稀巴爛。因此,如果你把自己放到昆蟲的位置 – “昆蟲只是做自己份內的事” – 那麼,你就會尊重它是一個生命形式。

但是,顯然有一些害蟲 – 就像存在有害的人一樣 – 有時候你必須用強力的手段來控制它們。但是,一個人首先努力要做的是一種判斷方式,不管我們談論的是人類的衝突或者談論的是你的房子被螞蟻、蟑螂或類似的蟲子給蛀壞了。

這就是殺生。

偷竊

接下來,第二個是偷竊,拿走本不屬於你的東西。顯然,人們 – 至少大多數人 – 較之對他們所擁有的東西而言,對生命的迷戀更甚,但是,如果你拿走他人所擁有的東西,這會造成很多不快樂,接著,我們感到不自在:“我們會被抓住嗎?”等等這一切。

現在,要記著當談論這些的時候,我們想要規避的是我們自己的麻煩。顯然,如果你殺牠,對魚或者昆蟲來說就是一個問題。但是對我們自己而言,麻煩是……例如,如果蟲子對你的干擾不勝煩惱,你一直為此抓狂不已,不是嗎,你總是擔心 – “有蚊子會進來,侵占我的空間嗎?” – 於是,你總是處在戒備狀態。或者半夜三更發生了什麼事,你起床,在屋子里四處搜尋,努力想找出來。這是一種很不輕鬆的心理狀態,不是嗎?因此,如果我們努力用一種和平的方式處理不喜歡的東西,我們的心理就會輕鬆。我们心态放松着。我們心態放鬆著。

如果你總想著要回歸到某種暴力的方法,那麼你就會很緊張,不是嗎,非常抓狂 – 這般不快樂的一種心理狀態 – 你失控了。你狂拍蚊子或蒼蠅,你打碎它們飛落其上的貴重物品,因為你只是想稱你所欲。這樣,你就毀滅了你自己的東西。你失去了控制。而只要你能夠對它找到一種和平解決的方法,就能夠更加平靜和理性的運用你的辨別力,找到另一種方法,一種和平的方法,來處理這個問題。

因此,對於偷竊和拿走本不屬於你的東西,同樣如此。你一定會變得鬼鬼祟祟 – 你擔心會被捉住 – 而這通常基於一種極其強烈的渴望,你沒有足夠的耐心為得到某個東西而付出應該做出的努力,你只是從別人那裡竊而取之。

當然,也有因為相反的動機所作的偷竊和殺生:

  • 你非常想吃這種動物或者魚,因此你可能殺生了。同樣,事情取決於環境。如果完全沒有別的東西可吃,這是一回事;如果還有別的東西可吃,這是另一回事。
  • 你也可能因為生氣而偷竊。你想傷害某人,所以你從他們那裡拿走屬於他們的東西。

因此,這些破壞性的行為方式基於 – 正如我們昨天所說的 – 基於煩惱的情緒。

不合適的性行為

接下來,第三種破壞性的行為時不合適的性行為。這經常是一個難以啟齒的話題,因為對我們絕大多數人來說,我們性行為背後的驅動力是貪念(藏文:'dod-chags、貪)。我們在這裡設置了一些基本的指導方針的界限,它們是:

  • 不要通過我們的性行為造成傷害,如像強姦或者用一種會造成傷害的粗暴的方式侵害對方。很明顯,也很清楚,我們想要避免某些東西。
  • 強迫我們自己委身於某人是一種較溫和的形式,在他們不願意的時候同房,這確實是在強人所難、即便他們是我們的伴侶。
  • 接下來,還有和別人的伴侶發生性關係,或者你有伴侶,卻和別人發生關係,即通姦。不管我們怎樣謹小慎微,這總會引來麻煩,不是嗎?

但是,關於不合適的性行為,這裡還有很多別的方面。它背後的整個思想是我們努力不要形同禽獸。動物只要有欲就一躍而上,不管什麼情況,不管周圍有誰,等等。它們完全處在肉慾的控制之下。這是我們需要避免的。

因此,我們下來需要做的是,設置邊界 – 記住這就叫做行為的界限 – 設置一定的邊界,即“就在此範圍內我將發生性行為,而不是此範圍之外。”這可能涉及到頻繁程度。這可能涉及到性姿勢。它可能涉及到任何方面,但有一定的指導方針,而不是像一頭動物一樣,在任何時間等條件下為所欲為的任何東西,“我想和你這樣,但不想那樣” – 這樣一種邊界設置。就規範而言,這一點確實極其重要。規範就是克制不要越過這個邊界,因為我們看到這只是建立在肉慾的基礎上,這在根本上完全不需要。如同像我們在禪定的休息期間,“在這次禪修的休息間歇,我不會同房” – 這樣一種邊界,不管是什麼內容。关键在于要有边界。關鍵在於要有邊界。

飲酒

現在,儘管飲酒沒有被包括在這些錯誤或者破壞性的行為當中,放棄飲酒對我們的發展極其重要。我們想培養專注力。我們想培養規範性。嗯,喝醉 – 你就失去了所有規範,不是嗎?你吸食某些致幻劑,然後失去了所有的專注力 – 因為吸食大麻等思維游移不停。因此,如果一個人看一看各種毒品或酒類等東西的效果,與我們想要完成的個人思維、情緒、行為等的發展相比較,我們會見到喝醉或者吸毒與這些完全對立。它製造障礙,這些障礙不僅在我們喝醉或者吸毒後持續,而且此後還會有後遺症(宿醉等等)。因此,從最初就設置一些限制條件;而最好的做法是完全棄絕。

行為的正確界限(正業)

因此,道德自律的一個方面就是克制不要做出破壞性的行為。另一方面是去做建設性的行為,即所謂的正行。

不去殺生,你要幫助生命。我的意思是說,你可以看到對這一點更為廣泛的應用:不是完全破壞環境而導致動物無法生存,污染湖泊而導致魚類死光,要關心生態。這是保護生命的一個方法。餵好你的狗 – 這就是幫助保護生命。餵飽你的豬 – 不要給它催肥,這樣就可以殺牠吃肉,而是餵豬,這樣讓它活下去。這同樣包括照顧病人,幫助他們維護生命。如果有人受到傷害了,你努力去幫助他們。這樣一些事情。保护生命。保護生命。

如果你想起一隻蒼蠅 – 在印度,你必須和蒼蠅打交道 – 但是想一想一隻蒼蠅,一隻蒼蠅或者一隻蜜蜂在你房間裡飛來飛去。現在,蒼蠅或蜜蜂不想在這兒,是嗎 – 尤其是蜜蜂 – 它想出去,但是不知道怎麼樣能夠出去。但是,如果你因為它誤入你的房間而殺死它,這不是很好,對嗎?你幫助它飛出去,縱然只是打開窗戶讓它“嗖”的飛走,就像這樣,因為它想出去。你在幫助保護生命。它想活下去。如果一隻鳥誤飛入你的房間,你不會拿起槍射殺牠,是嗎?你可能會試著打開窗戶讓它飛出去。那麼,鳥和蒼蠅之間的區別是什麼呢?大小。它們發出的聲響:你不喜歡蒼蠅飛時發出的聲音;你喜歡鳥的啼叫。如果你特別不喜歡蒼蠅進入到你的房間,就不要打開窗戶,或者可以拉上簾子。

下面,就偷竊而言,正確的行為是幫助別人保護他們的東西。如果有人借給你一個東西,你努力不要去弄壞它。你要好好看管它。做這樣一些東西。幫助他們保持美好的東西。

不進行不適當的性行為,我們談論的不僅是和別人發生性關係,也包括我們自己,以一種性愛的方式、一種溫存、文明的方式,正確的方法,等等 – 而不是就像一隻、一隻發情的狗一樣。

正確與錯誤行為的其它例子

如果我們從我所擁有的感受性訓練的角度來看一看這裡探討的內容延伸(就像我前面在言語的話題上所說的那樣),我們還可以看到這裡還有別的很多方面涉及到這三種類型的行為。

殺生的延伸部分是停止用一種肢體上粗暴的方式對待他人。這不僅包括打人,也包括讓別人超負荷工作或者在別人工作的時候過分施壓 – 換句話說,造成某種生理傷害。

同樣對於自己 – 再不要通過超負荷工作、飲食粗劣、睡眠不足、這樣一些事情來虐待自己。我們通常考慮的是我們的行為對他人的影響,但實際上我們常常還存在極其自我破壞的行為 – 例如,沒有足夠的鍛煉。

接下來是關於偷竊 – 這不僅僅是拿走別人的東西,還包括,例如不經徵詢就使用屬於別人的東西。你不徵詢別人就用他的電話,撥打費用高昂的電話。我們在沒有獲得許可的情況下給自己做事。這就是偷竊。不掏錢就偷偷溜進音樂廳或做別的什麼。其次是你陷入一種別人不喜歡的事情 – 不納稅。現在,你當然可能會爭辯“哦,我不想納稅,因為它會用於戰爭和購買武器。”但它也用於修公路和建造醫院等,建造學校。如果你想要這些 – 那麼,快一點,你一定要納些稅了。

同樣,我們可以想一想自己:我們想要做的是在無關緊要的事情上浪費錢。這就是用錯我們擁有的東西,花錯錢 – 例如像賭博。或者給自己花錢的時候,實際上支付得起卻吝嗇。你有錢能夠吃一頓像樣的飯,獲得適當的食物,但是你小氣吝嗇,因此,你買了最便宜的,質量最差勁的食品。從最基本上講,這就是你偷竊自己的。

至於不適當的性行為,這不僅僅是將自己委身於他人或者別人的伴侶,還包括不要做可能危害自身生理或者情緒健康性行為。一個簡單的例子:你和某人相遇,這個人被你吸引。一方面,你希望和這個人共度良宵。但是這個人卻有著令人吃驚的大量情感問題和其它困難,你認識到如果和這個人產生了糾葛,就會有麻煩;事情會變得艱難。因此,為了你個人的健康 – 不要碰這個人;不要糾纏進去。不要让华丽的肉欲驱使你。不要讓華麗的肉慾驅使你。

生計

讓我們談一談生計 – 我們以什麼為生 – 以及這方面需要的規範。

錯誤的生計

我們要做的是要有規範,努力避免以某種有害的行業為營生,或者有害的方式,對他人或者對自身有害的方式為生。因此,例如:

  • 製造或者從事與武器有關的。
  • 屠宰動物、捕魚、滅除昆蟲。
  • 製造、出售酒或毒品,或為此提供服務。
  • 經營賭博場所。
  • 出版或發行色情雜誌。

這些類型的謀生手段既傷害他人,又激發 – 像色情圖片 – 激起他們的肉慾。

但是,即便我們從事著一種沒有給別人、也沒有給自己造成傷害的生計,我們也要誠實。因此,你需要避免不誠實:

  • 向顧客或客戶漫天要價。你只想著從他們身上盡可能多地獲利。
  • 貪污挪用。意思是把業務上的資金歸為己用。
  • 勒索、威脅他人錢財。“如果你不給我一大筆錢,我要在新聞上公佈你的某件極其糟糕的事。”這就是勒索。就像這樣:“如果你不給我要求的全部資金,我會殺了你的孩子。”這可不是一個謀生的好手段。
  • 賄賂。
  • 剝削他人。
  • 為了多掙錢,在食物或產品中摻假。

有很多很多不誠實的謀生辦法。所以再一次,我們要用道德自律來避免這種生計。

正確的生計

我們努力用一種誠實的方式謀生,這種生計能夠有利於社會。因此,最好的職業是:

  • 醫藥。
  • 社會工作。
  • 公平買賣。
  • 製造或出售有助於人的產品或者服務。

因此,做任何有利於社會健康運行和對他人有福祉的東西。以及:

  • 不要欺騙別人、不要漫天要價,所有此類事情。
  • 定價公平。任何人顯然都要贏利,但是要在合理的範圍內。
  • 給工人以好酬勞。不要圖謀剝削他們,通過付給他們非常非常微薄的工資而獲得最多的工作。

關於正確的生計方式,其中有一點常常被質疑。有一次,在澳大利亞,我給一名藏人導師做翻譯工作,他提到了這種正確的生計。澳大利亞有大量的羊,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有人問,“哦,在我生活的鎮子裡,只有一件事可做,就是養羊,而羊用來獲取羊毛和羊肉。”因此,他就問,“我該做什麼呢?我沒辦法搬遷到城市或者別的什麼地方另找一份工作。我的意思是,養羊是我生活的地方、我的家庭生活的地方能做的營生,”等等。這位藏人喇嘛說:“嗯,在你工作中,主要的是誠實,不要欺騙別人之類,不要虐待羊,而要善待它們,好好飼養,好好照料,”等等這些東西。因此,他說,主要要強調的是你在謀生之道上的善良和誠實,即便是涉及到養羊。現在,如果你的家鄉唯一的產業是製造武器,顯然這就很難了。哦,只是以公平的價格出售你們的武器?我的意思是,這並不夠,我想。

總結

這裡有三個因素,三個方面,它們涉及到我們道德原則訓練中的八正道。我們想努力置身於道德準則之中,或者通過道德準則的訓練克制自己不去做出破壞性的言語、破壞性的行為、破壞性的生計方式,通過道德準則訓練自己做出建設性的交流方式、建設性的行為方式、建設性的生計方式,還通過道德準則來說話、行為,讓我們以一種饒益他人的方式生活。這用於我們如何應對社會以及我們的朋友,如何在家里處理家庭,如何對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