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丹津·葩默

研習佛教採訪傑尊瑪丹津·葩默,她是世上最著名的西方人佛教老師之一。在二十一歲時她立誓為尼,之後在印度拉胡爾的雪山地區,進行精進閉關修行,時間長達十二年。她現在巡迴世界講授佛法,並且為其創立的北印度道久迦措林尼寺籌措經費。
Study buddhism tenzin palmo

研習佛教: 可否向我們介紹您自己?

丹津·葩默: 我出生於英格蘭並在倫敦長大。十八歲時因閱讀一本書而開始接觸佛法。當我閱讀到一半時,我便向母親說到 “我是佛教徒”,然後她回答 “哦,妳是嗎? 好吧,等妳唸完這本書時,然後再來告訴我。” 那時我便體認到我一直都是個佛教徒,只是我不知道有其存在而已,因為在那個時代裡,即使是 “佛陀” 這個字詞都很少被提及。當時正逢1960年代,可獲得的相關資訊有限,即便在倫敦亦是如此。之後我意識到我更傾向於藏傳佛教,於是當我二十歲時,我便前往印度。在我二十一歲生日當天,我遇見我的喇嘛老師康祖仁波切,三個星期之後我始立誓為尼並與他一起工作。

然後他告訴我去拉胡爾,在那裡我待了十八年。然後又待在印度數年。在被要求創建尼寺之後,我又重返印度直至今日,並且巡迴世界講授佛法。

研習佛教: 佛教中的哪一部份特別吸引您?

丹津·葩默: 當我還是小孩時,我就相信我們生而完美,並且我們必須不斷地重返世間,直到我們認清我們的天生完美。當然,問題是,究竟什麼是完美,而且我們如何達到? 多數的靈性傳統都是有神論,這種由外在神力牽動命運之弦的概念,並無法與我產生共鳴。然後我發現了佛教的存在,以及其完美之道。我十分感激佛陀提供了這條證悟之道,不僅解釋最終成果,亦清楚顯示如何到達。

研習佛教: 您會不會感到奇怪,怎麼一個來自倫敦的女孩,最後會生活在遙遠的喜瑪拉雅山區?

丹津·葩默: 我從沒真正想過怎麼會從倫敦到拉胡爾。這一切似乎是如此地自然進行。在倫敦,我感覺到我處於一個錯誤地方而想要離開。我也曾想要去澳洲或紐西蘭。這無關對英格蘭反感與否,只是我知道我不屬於那裡。但一旦我接觸佛法後,我便體悟到我需要去的地方就是師資所在之處。而那時,就是印度。

研習佛教: 在現代世界中,依賴網路來獲得所有資訊是否適合,還是我們需要與現實生活中的老師有所接觸?

丹津·葩默: 網路可以說相當有用,就像書籍也是如此,但是我不認為這就是所有以及最終修行佛法的方法。在某些關鍵點上,正如學習任何技藝般,我們還是需要來自前輩先賢的個人指導。如果我們想要成為樂手、舞者或是運動員,我們可以下載一堆資料,並觀看影碟和閱讀書籍,但是最終我們還是需要某人來評估我們,並給予我們個人指導。兩者彼此雙管齊下。我們不會總是需要坐在老師的腳邊,但三不五時我們還是需要一個人來關照我們,並給予我們指引方向。

視頻: 傑尊瑪丹津·葩默 —「網路與上師的不同」
請點擊影片右下角的「字幕」圖樣以開啟字幕。要更改字幕語言,請點擊「設定」圖樣,然後點擊「字幕」選擇想要的語言。

研習佛教: 我們如何尋找明師?

丹津·葩默: 在印度有許多人前來跟我討論此事。我發現大概有一半的人會跑來說 “我有問題,我想找一位老師。” 而另一半的人則會說 “我有問題,因為我有一位老師!” 由此可見這並非易事。

世上有許多極佳的合格老師,但這並不意味著每個老師都適合同一人,就像是並非所有人都能愛上同一人。我們都有我們自身的業力,所以不同老師對於不同學生也將會有其意義存在。

還有某些老師實在不該為人師表。這裡主要是指我們不該過於天真,或是被其魅力所惑。因為雖然某些人十分具有魅力,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皆具真正合格資歷。在文獻當中,以及達賴喇嘛尊者都提醒著我們,我們應該檢視對方行為,不是當他們端坐在高大法座上時,而是當他們處於布簾舞台之後。注意他們是如何對待一般民眾 – 而不是重要贊助者 – 特別是那些對他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的平民百姓。我曾詢問過我自己的喇嘛老師,關於一位他很熟悉但十分爭議喇嘛的看法,然後他回答這很難說,我們應該要再檢視他二十年,看看他的弟子會變成什麼樣子。

至於我自己,當我聽聞其名之時,我便知道我自己的喇嘛老師即為上師,所以在這裡我完全違背了我自己所給的建議! 儘管如此,他仍是如佛陀般,這是非常幸運的。對於其他人來說,我會建議看看這位老師的學生弟子。自問你想要成為像他們一樣嗎? 如果你見到一位善行和諧的僧伽,如果他們修行良好,具有良人善心態度,那麼你便擁有信任之因。

研習佛教: 在這個充斥著百萬種哲思和理念的時代中,為什麼要研習佛教?

丹津·葩默: 佛教的觀點是,它不只是告訴你要變好,也告訴你如何達成。它不是只會說 “不要憤怒” 而已,更向我們展示出幫助我們免於憤怒的方法。對於每件事物它都給予技巧並建議我們善加培養,以及我們所需克服和轉化的所有負面特質。

視頻: 傑尊瑪丹津·葩默 —「憤怒的快速治癒」
請點擊影片右下角的「字幕」圖樣以開啟字幕。要更改字幕語言,請點擊「設定」圖樣,然後點擊「字幕」選擇想要的語言。

這是非常有幫助的,因為即使某人不是忠實佛教徒,但它仍能幫助我們變得更好。我知道許多天主教神父和修女,都曾採用佛教法義來成為更好的天主教徒,猶太人士也使用它們來成為更好的猶太人。為什麼要拒絕呢? 它只會讓我們更加深度認識我們的原始本性,畢竟這是我們每個人都共同擁有的。

研習佛教: 正念在這幾年中變得非常流行。您對此有何看法?

丹津·葩默: 今日,正念已經成為一個統稱之詞,但在日常生活中保有更多意識和自覺的一般原則還是非常重要的。除此之外,思量某些心靈訓練經論也是有幫助的,這些文本都是被設計來接受和轉化我們所遭遇到的所有問題。所有外在環境,以及我們所遇到的那些沒禮貌和難相處之人,與其生氣、難過或沮喪,還不如接受他們並轉為道用,以便真正地給予我們激勵和力量,而非擊敗我們。這些都是非常實用的建議,而這也就是為什麼我談論很多有關把我們的日常生活融入至佛法修行當中,否則將會容易感到絕望和無助。

無論我們是處於閉關還是活躍世上,我們都應該試著盡可能地發展自覺質量。對我們來說分心是主要問題所在 – 這也就是佛陀所稱之的猴子心性。我們需要去馴服這個猴子心性。無論我們身處何處和所做為何,我們不是存有意識便是毫無感受。不是自覺當下存在,便是與之相反。沒有各佔一半的狀況發生。我曾收到的最佳忠告之一,便是來自我們寺院裡的瑜珈士,其建議每個小時觀察自心三次。我們下定決心暫停片刻,來觀察心性正在做些什麼、我們正處於什麼樣的心性狀態。我們無需立下判斷,只需了解知曉。逐漸地我們將會越來越習慣於意識到我們所思為何以及各類的正負面狀態。我們將會越來越成為我們心性的主人,而非奴隸。

研習佛教: 對於佛法修行來言,經常難保熱誠和喜悅。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予以維持?

丹津·葩默: 首先,重要的是稍為減輕一點! 我經常說第七波羅密應該就是幽默感,所以我們不要讓自己太嚴肅。我們應該在修行中保持真誠,但同時也無需嚴以律己。

在這裡,我認為至關重要的是要體認到我們是如此幸運得此人身,而能恣意所為的予以修行,不僅是拾起書本閱讀,更要實際地了解他們。有史以來現今的教育程度是極為難得的,所以我們不應該視為理所當然。我們應該深刻感激我們所擁有的一切,而不是去浪費它,否則我們將會遺憾終生。

此外,我認為它有點像是科技產品般,你必須對你的電池加以充電。例如進行閉關、三不五時從鼓舞人心的老師之處領受個人教導等等,這些都有助於補充我們的動力。然後我們便會獲得啟發,並且能攜帶所獲至日常生活當中,這是非常重要的。

最後,佛陀總是強調良友的重要性。我們生活於一個單面向的社會當中,所以至少有幾個好友,能夠分享同樣的價值觀,並鼓勵、幫助我們來記住我們並非孤單特例,這是不錯的,但是我們所做的事情都須符合日常規範。這將鼓勵我們把佛法置於生活中心,而非邊緣地帶,以我們的日常生活來當作佛法修行。

研習佛教: 人們有時會認為佛教是一種消極信仰體系,您認為如何?

視頻: 傑尊瑪丹津·葩默 —「積極的佛教」
請點擊影片右下角的「字幕」圖樣以開啟字幕。要更改字幕語言,請點擊「設定」圖樣,然後點擊「字幕」選擇想要的語言。

丹津·葩默: 佛教其實是最為積極的一個! 所有的時間,我們都在處理心性狀態和如何馴服它,以及如何超越我們的普通傳統心靈。這極需大量決心和堅持。它也需要一種輕鬆和豁達態度,而非緊張和壓力。但這肯定不是一種慵懶態度而期待自然發生的方式。如果我們不採取主動,它絕不會自動生成。

研習佛教: 您能夠告訴我們一點有關佛教中的女性角色嗎?

丹津·葩默: 傳統上,女性在佛教中並無太多角色。書籍大都由僧侶為其他僧侶所書寫完成。所以有關女性的一般觀點都是相當具厭女性質的,就像女性扮演著被禁止的他者角色,正等待撲向無辜的小僧人般! 在那樣的社會當中,女性很難接受到一般教育與深度法教,更遑論獲得真實成就。

但在今日,這一切都改變甚多。女孩和男孩能夠一起上學,並能接受高等教育。今年將會有第一批格西瑪,也就是神學博士,將從達賴喇嘛尊者之處獲得結業證書。這些尼師比所有人都要來的認真,並且進行深度的精神修行以及長期的閉關訓練,從任何方面都能認識到她們的潛能無窮。這裡不得不提到,一旦當僧侶接受了尼師也可以受教的理念之後,其主要支持者便是這批僧侶人士。當他們成為老師之後,也非常積極鼓勵尼師。但他們卻反對比丘尼具足戒的觀點,而造成過去三十年來令人關注的一道阻牆。

研習佛教: 很高興聽到尼師們所有進展。其是出於自然還是起頭萬難?

丹津·葩默: 如果你去到任何尼寺並詢問她們何為主要困難的話,她們總是會說自尊不夠和缺乏信心。這需要時間來加以改善。但是從第一批拉達克女孩成為尼師,至現在我們尼寺女孩之間的差異看來,其成果是令人鼓舞的。這些新生代的尼師們不知道她們 “應該” 要溫柔順從,所以在許多方面她們相信自己能夠完成任何事情,亦是因為她們看見前輩也都做到了。就這樣,對她們來說已無需懷疑自身。

我曾詢問過第一批尼師有關她們是否相信男性在本質上要比女性更加聰明,而她們都說是的。然後我回答,“不是這樣的,這是因為他們有著更多機會。當你也有同等機會時,你們都會做得一樣好。某些男性很聰慧,但有些是愚蠢的。某些女性很聰慧,但有些是愚蠢的。我們都是人類,沒有人是高人一等的。” 現在如果我再問一樣的問題,這些女孩勢必會質疑問題本身! 所以良機已臨。

視頻: 傑尊瑪丹津·葩默 —「佛教中的女性角色」
請點擊影片右下角的「字幕」圖樣以開啟字幕。要更改字幕語言,請點擊「設定」圖樣,然後點擊「字幕」選擇想要的語言。

研習佛教: 對於比丘尼具足戒,現在是否有任何決議在望?

丹津·葩默: 現在我們正期待著噶瑪巴尊者,他曾說這將必須完成。所以我們必須等待,看看他將如何計畫進行,因為每個人都在關注當中。重要的是這必須正確行事,他要找出一個解決方法,讓眾人都能夠予以同意並認定是符合教義的具足戒,因為之後此門將為所有人開啟。

研習佛教: 最後,對於那些感到孤單或沮喪的人們,他們能做些什麼?

丹津·葩默: 或許對於抑鬱、缺乏自尊、孤單等等的主要解藥之一,便是認識到我們皆有佛性。所有其他的問題像是憤怒、忌妒和野心,都只是我們所學到的習慣模式而已,絕非固存於我們的自身本性。

我們不是低廉罪人,我們不是毫無價值的東西。我們都像珠寶般的如此美麗。

我們總得到的信息是我們的潛力有限,這是件很悲傷的事情。事實上,我們的潛力是無限的。心靈本質是完全不可思議的。我們不再是低廉罪人,我們不再是毫無價值的東西。我們都像珠寶般的如此美麗。

佛教幫助我們去克服支配心靈的無盡自我,以便開啟更廣闊的真實意義。靜坐冥想是一種讓我們進入更深層自覺的方式。我們通常被困頓於我們思緒、感受和情緒的潮流之中。有了自覺,我們便能觀察它們而不被沖走。這讓我們得以進入到比我們一般壓縮後的心靈還要寬廣和深刻的境界。我們所有人都能進入此種境界。這不是那麼困難。只要一些指引和修行,每個人都能做到。

 尤里·麥由頓、伯金博士、傑尊瑪丹津·葩默、麥特·林登、艾琳·巴里
尤里·麥由頓、伯金博士、傑尊瑪丹津·葩默、麥特·林登、艾琳·巴里

傑尊瑪丹津·葩默更多視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