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杰尊玛丹津·葩默

研习佛教采访杰尊玛丹津·葩默,她是世上最著名的西方人佛教老师之一。在二十一岁时她立誓为尼,之后在印度拉胡尔的雪山地区,进行精进闭关修行,时间长达十二年。她现在巡回世界讲授佛法,并且为其创立的北印度道久迦措林尼寺筹措经费。
Study buddhism tenzin palmo

研习佛教: 可否向我们介绍您自己?

丹津·葩默: 我出生于英格兰并在伦敦长大。十八岁时因阅读一本书而开始接触佛法。当我阅读到一半时,我便向母亲说到 “我是佛教徒”,然后她回答 “哦,你是吗? 好吧,等你念完这本书时,然后再来告诉我。” 那时我便体认到我一直都是个佛教徒,只是我不知道有其存在而已,因为在那个时代里,即使是 “佛陀” 这个字词都很少被提及。当时正逢1960年代,可获得的相关资讯有限,即便在伦敦亦是如此。之后我意识到我更倾向于藏传佛教,于是当我二十岁时,我便前往印度。在我二十一岁生日当天,我遇见我的喇嘛老师康祖仁波切,三个星期之后我始立誓为尼并与他一起工作。

然后他告诉我去拉胡尔,在那里我待了十八年。然后又待在印度数年。在被要求创建尼寺之后,我又重返印度直至今日,并且巡回世界讲授佛法。

研习佛教: 佛教中的哪一部份特别吸引您?

丹津·葩默: 当我还是小孩时,我就相信我们生而完美,并且我们必须不断地重返世间,直到我们认清我们的天生完美。当然,问题是,究竟什么是完美,而且我们如何达到? 多数的灵性传统都是有神论,这种由外在神力牵动命运之弦的概念,并无法与我产生共鸣。然后我发现了佛教的存在,以及其完美之道。我十分感激佛陀提供了这条证悟之道,不仅解释最终成果,亦清楚显示如何到达。

研习佛教: 您会不会感到奇怪,怎么一个来自伦敦的女孩,最后会生活在遥远的喜玛拉雅山区?

丹津·葩默: 我从没真正想过怎么会从伦敦到拉胡尔。这一切似乎是如此地自然进行。在伦敦,我感觉到我处于一个错误地方而想要离开。我也曾想要去澳洲或新西兰。这无关对英格兰反感与否,只是我知道我不属于那里。但一旦我接触佛法后,我便体悟到我需要去的地方就是师资所在之处。而那时,就是印度。

研习佛教: 在现代世界中,依赖网路来获得所有资讯是否适合,还是我们需要与现实生活中的老师有所接触?

丹津·葩默: 网路可以说相当有用,就像书籍也是如此,但是我不认为这就是所有以及最终修行佛法的方法。在某些关键点上,正如学习任何技艺般,我们还是需要来自前辈先贤的个人指导。如果我们想要成为乐手、舞者或是运动员,我们可以下载一堆资料,并观看影碟和阅读书籍,但是最终我们还是需要某人来评估我们,并给予我们个人指导。两者彼此双管齐下。我们不会总是需要坐在老师的脚边,但三不五时我们还是需要一个人来关照我们,并给予我们指引方向。
 

视频: 杰尊玛丹津·葩默 —「网络与上师的不同」
请点击影片右下角的「字幕」图样以开启字幕。要更改字幕语言,请点击「设定」图样,然后点击「字幕」选择想要的语言。


研习佛教: 我们如何寻找明师?

丹津·葩默: 在印度有许多人前来跟我讨论此事。我发现大概有一半的人会跑来说 “我有问题,我想找一位老师。” 而另一半的人则会说 “我有问题,因为我有一位老师!” 由此可见这并非易事。

世上有许多极佳的合格老师,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老师都适合同一人,就像是并非所有人都能爱上同一人。我们都有我们自身的业力,所以不同老师对于不同学生也将会有其意义存在。

还有某些老师实在不该为人师表。这里主要是指我们不该过于天真,或是被其魅力所惑。因为虽然某些人十分具有魅力,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皆具真正合格资历。在文献当中,以及达赖喇嘛尊者都提醒着我们,我们应该检视对方行为,不是当他们端坐在高大法座上时,而是当他们处于布帘舞台之后。注意他们是如何对待一般民众 – 而不是重要赞助者 – 特别是那些对他们来说一点都不重要的平民百姓。我曾询问过我自己的喇嘛老师,关于一位他很熟悉但十分争议喇嘛的看法,然后他回答这很难说,我们应该要再检视他二十年,看看他的弟子会变成什么样子。

至于我自己,当我听闻其名之时,我便知道我自己的喇嘛老师即为上师,所以在这里我完全违背了我自己所给的建议! 尽管如此,他仍是如佛陀般,这是非常幸运的。对于其他人来说,我会建议看看这位老师的学生弟子。自问你想要成为像他们一样吗? 如果你见到一位善行和谐的僧伽,如果他们修行良好,具有良人善心态度,那么你便拥有信任之因。

研习佛教: 在这个充斥着百万种哲思和理念的时代中,为什么要研习佛教?

丹津·葩默: 佛教的观点是,它不只是告诉你要变好,也告诉你如何达成。它不是只会说 “不要愤怒” 而已,更向我们展示出帮助我们免于愤怒的方法。对于每件事物它都给予技巧并建议我们善加培养,以及我们所需克服和转化的所有负面特质。

视频: 杰尊玛丹津·葩默 —「愤怒的快速治愈」
请点击影片右下角的「字幕」图样以开启字幕。要更改字幕语言,请点击「设定」图样,然后点击「字幕」选择想要的语言。

这是非常有帮助的,因为即使某人不是忠实佛教徒,但它仍能帮助我们变得更好。我知道许多天主教神父和修女,都曾采用佛教法义来成为更好的天主教徒,犹太人士也使用它们来成为更好的犹太人。为什么要拒绝呢? 它只会让我们更加深度认识我们的原始本性,毕竟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共同拥有的。

研习佛教: 正念在这几年中变得非常流行。您对此有何看法?

丹津·葩默: 今日,正念已经成为一个统称之词,但在日常生活中保有更多意识和自觉的一般原则还是非常重要的。除此之外,思量某些心灵训练经论也是有帮助的,这些文本都是被设计来接受和转化我们所遭遇到的所有问题。所有外在环境,以及我们所遇到的那些没礼貌和难相处之人,与其生气、难过或沮丧,还不如接受他们并转为道用,以便真正地给予我们激励和力量,而非击败我们。这些都是非常实用的建议,而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谈论很多有关把我们的日常生活融入至佛法修行当中,否则将会容易感到绝望和无助。

无论我们是处于闭关还是活跃世上,我们都应该试着尽可能地发展自觉质量。对我们来说分心是主要问题所在 – 这也就是佛陀所称之的猴子心性。我们需要去驯服这个猴子心性。无论我们身处何处和所做为何,我们不是存有意识便是毫无感受。不是自觉当下存在,便是与之相反。没有各占一半的状况发生。我曾收到的最佳忠告之一,便是来自我们寺院里的瑜珈士,其建议每个小时观察自心三次。我们下定决心暂停片刻,来观察心性正在做些什么、我们正处于什么样的心性状态。我们无需立下判断,只需了解知晓。逐渐地我们将会越来越习惯于意识到我们所思为何以及各类的正负面状态。我们将会越来越成为我们心性的主人,而非奴隶。

研习佛: 对于佛法修行来言,经常难保热诚和喜悦。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予以维持?

丹津·葩默: 首先,重要的是稍为减轻一点! 我经常说第七波罗密应该就是幽默感,所以我们不要让自己太严肃。我们应该在修行中保持真诚,但同时也无需严以律己。

在这里,我认为至关重要的是要体认到我们是如此幸运得此人身,而能恣意所为的予以修行,不仅是拾起书本阅读,更要实际地了解他们。有史以来现今的教育程度是极为难得的,所以我们不应该视为理所当然。我们应该深刻感激我们所拥有的一切,而不是去浪费它,否则我们将会遗憾终生。

此外,我认为它有点像是科技产品般,你必须对你的电池加以充电。例如进行闭关、三不五时从鼓舞人心的老师之处领受个人教导等等,这些都有助于补充我们的动力。然后我们便会获得启发,并且能携带所获至日常生活当中,这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佛陀总是强调良友的重要性。我们生活于一个单面向的社会当中,所以至少有几个好友,能够分享同样的价值观,并鼓励、帮助我们来记住我们并非孤单特例,这是不错的,但是我们所做的事情都须符合日常规范。这将鼓励我们把佛法置于生活中心,而非边缘地带,以我们的日常生活来当作佛法修行。

研习佛教: 人们有时会认为佛教是一种消极信仰体系,您认为如何?

视频: 杰尊玛丹津·葩默 —「积极的佛教」
请点击影片右下角的「字幕」图样以开启字幕。要更改字幕语言,请点击「设定」图样,然后点击「字幕」选择想要的语言。

丹津·葩默: 佛教其实是最为积极的一个! 所有的时间,我们都在处理心性状态和如何驯服它,以及如何超越我们的普通传统心灵。这极需大量决心和坚持。它也需要一种轻松和豁达态度,而非紧张和压力。但这肯定不是一种慵懒态度而期待自然发生的方式。如果我们不采取主动,它绝不会自动生成。

研习佛教: 您能够告诉我们一点有关佛教中的女性角色吗?

丹津·葩默: 传统上,女性在佛教中并无太多角色。书籍大都由僧侣为其他僧侣所书写完成。所以有关女性的一般观点都是相当具厌女性质的,就像女性扮演着被禁止的他者角色,正等待扑向无辜的小僧人般! 在那样的社会当中,女性很难接受到一般教育与深度法教,更遑论获得真实成就。

但在今日,这一切都改变甚多。女孩和男孩能够一起上学,并能接受高等教育。今年将会有第一批格西玛,也就是神学博士,将从达赖喇嘛尊者之处获得结业证书。这些尼师比所有人都要来的认真,并且进行深度的精神修行以及长期的闭关训练,从任何方面都能认识到她们的潜能无穷。这里不得不提到,一旦当僧侣接受了尼师也可以受教的理念之后,其主要支持者便是这批僧侣人士。当他们成为老师之后,也非常积极鼓励尼师。但他们却反对比丘尼具足戒的观点,而造成过去三十年来令人关注的一道阻墙。

研习佛教: 很高兴听到尼师们所有进展。其是出于自然还是起头万难?

丹津·葩默: 如果你去到任何尼寺并询问她们何为主要困难的话,她们总是会说自尊不够和缺乏信心。这需要时间来加以改善。但是从第一批拉达克女孩成为尼师,至现在我们尼寺女孩之间的差异看来,其成果是令人鼓舞的。这些新生代的尼师们不知道她们 “应该” 要温柔顺从,所以在许多方面她们相信自己能够完成任何事情,亦是因为她们看见前辈也都做到了。就这样,对她们来说已无需怀疑自身。

我曾询问过第一批尼师有关她们是否相信男性在本质上要比女性更加聪明,而她们都说是的。然后我回答,“不是这样的,这是因为他们有着更多机会。当你也有同等机会时,你们都会做得一样好。某些男性很聪慧,但有些是愚蠢的。某些女性很聪慧,但有些是愚蠢的。我们都是人类,没有人是高人一等的。” 现在如果我再问一样的问题,这些女孩势必会质疑问题本身! 所以良机已临。

视频: 杰尊玛丹津·葩默 —「佛教中的女性角色」
请点击影片右下角的「字幕」图样以开启字幕。要更改字幕语言,请点击「设定」图样,然后点击「字幕」选择想要的语言。


研习佛教: 对于比丘尼具足戒,现在是否有任何决议在望?

丹津·葩默: 现在我们正期待着噶玛巴尊者,他曾说这将必须完成。所以我们必须等待,看看他将如何计画进行,因为每个人都在关注当中。重要的是这必须正确行事,他要找出一个解决方法,让众人都能够予以同意并认定是符合教义的具足戒,因为之后此门将为所有人开启。

研习佛教: 最后,对于那些感到孤单或沮丧的人们,他们能做些什么?

丹津·葩默: 或许对于抑郁、缺乏自尊、孤单等等的主要解药之一,便是认识到我们皆有佛性。所有其他的问题像是愤怒、忌妒和野心,都只是我们所学到的习惯模式而已,绝非固存于我们的自身本性。

我们不是低廉罪人,我们不是毫无价值的东西。我们都像珠宝般的如此美丽。我们总得到的信息是我们的潜力有限,这是件很悲伤的事情。事实上,我们的潜力是无限的。心灵本质是完全不可思议的。我们不再是低廉罪人,我们不再是毫无价值的东西。我们都像珠宝般的如此美丽。

佛教帮助我们去克服支配心灵的无尽自我,以便开启更广阔的真实意义。静坐冥想是一种让我们进入更深层自觉的方式。我们通常被困顿于我们思绪、感受和情绪的潮流之中。有了自觉,我们便能观察它们而不被冲走。这让我们得以进入到比我们一般压缩后的心灵还要宽广和深刻的境界。我们所有人都能进入此种境界。这不是那么困难。只要一些指引和修行,每个人都能做到。

尤里·麦由顿,伯金博士,杰尊玛丹津·葩默,麦特·林登,艾琳·巴里
尤里·麦由顿,伯金博士,杰尊玛丹津·葩默,麦特·林登,艾琳·巴里

杰尊玛丹津·葩默更多视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