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林谷祖古

研习佛教与林谷祖古在菩提行佛教中心的碰面会谈,此为他的中心之一,是柏林市中心的平静绿洲。

研习佛教: 请先介绍您自己。

林谷祖古: 我的名字是林谷祖古。林谷是我属寺院的名称,其位于西藏东部。但我自己主要是在印度锡金学习受教。我曾在不同的堪布和喇嘛席下研习,但我视顶果钦哲仁波切和第十六世噶玛巴为我的主要上师。尽管我从他们那边接受所有的具足戒,但我还是有机会从藏传佛教四大派系当中去接受法教。

研习佛教: 首先,为何研习佛教? 佛教能为人们提供什么?

林谷祖古: 我们总被教导去质问,“我真正想要什么?” 如果你深入审视你真正想要什么的话,那便是免受各种苦恼、疼痛和麻烦。不仅你想要自身获得自由,你也希望你身边周遭和亲近的人也能够免受苦恼。因此事实上,摆脱痛苦、找寻持久平静和喜悦,以及将它带给其他人,就是我们最重要的事情。研习佛教向我们展示了如何去完成此举并达到目标的步骤过程。

研习佛教: 今日人们,特别是年轻人,觉得有很大压力要达到完美和快乐,即使他们并非如此。您认为年轻人现在面临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林谷祖古: 我认为今日,年轻人抱持着极高期待。这似乎就是主要问题所在。他们似乎并不全然理解我们所称之的 “轮回” – 在这个世上有太多的疼痛、苦恼、消极、缺陷、无知、侵略等等如此。这些都是非常基本的状态,但我们不能期待其他每个人都是和蔼、大方和完美的。

视频: 仁林谷祖古 — 「今日年轻人所面临的最大问题」
请点击影片右下角的「字幕」图样以开启字幕。要更改字幕语言,请点击「设定」图样,然后点击「字幕」选择想要的语言。


重要的是要体认到除了在外部有这些问题之外,我们内在也存有这些问题。当我们深刻认识到这点时,它将会带来某种程度的接受感和慈悲心 – 我们会认识到没有人是完美的,所以当我们看见某些事物不合所意时,我们便要有慈悲心。

研习佛教: 您会说您总是快乐的吗? 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会这样? 您如何处理不快乐?

林谷祖古: 我认为我是相当幸福的! 这是因为我从不期待任何事是完美的。我不期待太多 – 我几乎从不期待。所以尽管我经常旅行,但无论去哪,我都感到无处而不自得。

我认为幸福基本上就是心安,也就是有着不受干扰的心灵。透过学习接受事物和学习无论我们处于何种情况下都没问题时,心灵便不受干扰。这也是处理情绪的极佳方法。

研习佛教: 在这个忙乱烦杂的世界中,人们可以采取什么样的具体步骤,来让他们过得更快乐?

林谷祖古: 我认为忙碌并不跟快乐和不幸有所多大关联。在某些情况下,我们的忙碌程度端看我们自己。这里的问题是,人们总想做的更多的话,他们就会得到更多财产、感到更加快乐。但在这过程中,他们也会备感压力,进而成为不快乐的来源之一。因此首先我们需要学习到,得到很多东西或是做了很多事情,并非就是最终答案。主要重点还是要在你的心中找到满足感。

即使你很忙碌,也没有理由感到不开心。这全都看你如何去处置它。有时候事情会进行的很顺利,有时候并非如此,但我们总要竭尽全力。如果我尽力而为,且事情顺利的话,那非常好。如果事与愿违,至少我已尽力完成,也没有什么可以再多做的了。如果我是这样处理事情的话,那么我认为这会使我更加轻松自在。

研习佛教: 佛教被广泛地认为是非常宽容与接纳的,但与此概念伴随而来的却是消极被动: 也就是说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毫无所谓 – 只要去打坐就好。这是正当的吗?

林谷祖古: 我认为这是一个相当错误的想法! 佛教的态度绝对不是说什么事都没问题。当然,我们需要认清现实,并接受当前我们所拥有的以及所处情况。但如果我们只停顿在那并放弃的话,那就是属于消极被动。这种态度不是必要的!

你无需放弃。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我们做了什么、无论是好是坏,不管怎样,从现在起我们都不要放弃。我们可以找出方法在下次做的更好,持续进行着,但无需以压力或愤怒的状态来工作。重要的是不要对自己或他人留下负面感受。如果我们不这样做的话,我们只会烧毁自身而毫无益处。

研习佛教: 今日人们似乎经常动怒。现在很容易见到环境破坏、全球各种的不公义、腐败、丑闻等等。我们能够赋予自身力量并改变世界吗?

林谷祖古: 我认为我们能够改变世界! 但这并不容易。此不容易之处并非在于它不容易达成,而是在于我们不去着手进行! 我们都想要他人是和蔼、大方并乐于助人。我们总想要他人表现良好、具有耐心和宽容。我们皆想要他人努力工作并聪明博学。

但只是想要并不会让每个人都变成那样。所以我们必须先从自身开始。

我们拥有所称之的六度波罗密 – 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和般若 – 如果人们能尝试着去发展这些特质多一点,那么他们将会是个优秀人类。如果这个世界有更多像他们这样的人,那么全球将会成为一个伟大世界。但我们不能期待或是强迫他人去做这些事。我们必须开始先从自身去培养这些特质。

这就是佛教的修行法门 – 从自身着手。透过这样的作法,他人将会逐渐看见这些特质是对每个人有着极大利益。即使我们只是概念性的接受和珍视这个想法,它都能造成巨大区别。

当然,还有许多负面的东西在那里,但是愤怒无法予以改变。如果我对此感到愤怒或是挑衅的话,我就会成为麻烦中的一份子。试着放松心情、耐心工作,冷静下来并持续下去,这将会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法。

研习佛教: 有时候人们在生活中会遇到实际困难。就像人们面临失业、死亡,而出现强烈焦虑感。我们该怎么做?

林谷祖古: 我在比利时或某个类似地方,曾有一位女士前来说到 “唉,我再也无法承受了,我已经到了极点了,我将自我了结此生。” 她说她失去男友和工作,也没有钱财,所以想一了百了。我告诉她说如果想要寻死,没有人能够阻止她,但在此之前,为何不去印度旅行一下。 然后我说 “请不要告诉我你没有钱,因为在你死后你已不需要存款了。”

视频: 林谷祖古 — 「处理困难时局」
请点击影片右下角的「字幕」图样以开启字幕。要更改字幕语言,请点击「设定」图样,然后点击「字幕」选择想要的语言。

有时候人们去了印度或是某个地方之后,当他们回来时总是笑容开怀,因为他们对于生活有了更加实际的看法。这位女士,她后来去了日本,回来后亦是满心欢喜。她说在一次摔落山崖之后她几乎濒临死亡,当下她无法起身而念头出现 “这就是我生命终点了。"

当下霎那,她忘却了没有男友、没有工作、没有钱财的窘况 – 所有这些事似乎都已无关紧要。她唯一的念头就是 “如果我还能活着离开,我就会很高兴了!” 最后她被获救,返回时满心喜悦。

所以这些都是相对比较的。我们经常想着我们的状态不好,但事实上,情况有可能会更糟。总是会有更好和更糟的情况发生,如果我们能对此明了于心,那这将会有所助益。

一位记者曾经问过达赖喇嘛尊者,说到 “你总是说人们要乐观进取,但西藏呢? 这并无效果 –  当地的情况每况愈下,没有什么可以乐观以对!” 这时尊者慧黠一笑一如往常,然后说到 “你是对的。现今西藏情势有可能是至今以来所遇到的最糟状况。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不能被改进的。这相当糟糕,只能对此加以改善!”

以同样的方式,我们需要专注于我们能改善的地方,这已让我们产生乐观态度。尊者的回答非常好,因为如果当我们处于极糟状态而只会说 “唉,太糟了,我放弃,” 那我们将会失去所有。但是如果我们抱持着 “我能做点什么来使情况变得稍微好些?” 那我们已具备乐观态度,且让前景展望改变我们的观点。

研习佛教: 您曾经写作有关西藏民间故事的书籍,您能分享您最爱的部份吗?

林谷祖古: 我很喜欢民间故事。但我也喜欢托尔斯泰的故事。有一个他的故事是关于一位天使的翅膀被摘下后而被遣至凡间,并要找出关于人类三件最重要的东西。首先,他看到了人类心中所蕴含的关爱。第二,他们不知道他们何时会面临死亡。第三,透过他人之爱,人类得以生存下去。在这之后,天使拿回他的翅膀而能再次飞翔。

研习佛教: 对您来说,这个故事是否与佛法教义彼此呼应?

林谷祖古: 是的,但不仅仅是佛法教义。这也与圣人给予的普世教授有所呼应。圣人即是指完全无私之人,所以他们的教导就是关爱 – 对于一切有情众生的平等关爱。这是佛教的核心,当然也是所有伟大宗教教义的要旨。

研习佛教: 有一部关于您的电影叫做 “懒散喇嘛”,这个片名是从哪来的?

林谷祖古: 这是来自于我学生用我的教材而编著完成的一本小册子,就叫做 “静坐中的懒散喇嘛”。我很懒散,这并不是因为我什么都不做。我其实做了很多事也经常旅行。但是我非常不擅长进行数小时的静坐冥想。我想这是因为惰性所致!

研习佛教: 对于我们之中那些又懒又忙的人来说,您能够推荐一种简短五分钟的静坐冥想法,来在日常生活里帮助我们吗?

林谷祖古: 我认为每件事情的最好开端,便是审视我们的动机 – 也就是我在做什么以及为何而做? 我的最后和终极目标为何? 然后我们便能清楚知道我们该往何处去以及所需训练为何。

佛教不仅只是关于静坐冥想而已。它是一种全方位的训练。人们经常认为他们无法静坐或是没有时间来进行,所以就无法修行佛法。但其实不用静坐,我们也能修行佛法。就像是还有八正道和六度波罗密可以学习! 你甚至只要练习慷慨即可 – 这是一种极佳修行,而无需特别的时间或空间。

这里有一个重点。容忍、耐性、善行,我们都需要把这些特质与生活融合为一。它不应该只是属于额外之物,我们必须每天花点时间来关注其中。我们如何看待事物、我们如何回应事物、我们如何生活世间 – 这就是法教的真实修行。

林谷祖古更多视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