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煩惱?

當我們的心被忿怒、執著、自私、或貪婪所擾亂,我們的能量很可能也被擾亂。我們感到不舒暢,我們的心不平靜,我們的念頭狂野。我們會說或作出之後會後悔的言行。如果我們注意到一種忽然出現的心或能量的擾亂,我們可以確認這是來自某種擾亂的煩惱情緒。秘訣是當它升起時就盡快抓住它,施以與之相反的心理狀態,例如慈愛跟悲憫,以避免我們敗給製造問題的煩惱後,依之行動而造成的麻煩。

何謂煩惱?

煩惱的定義是,當發生時會導致失去心靈平靜跟自我控制的心的狀態。

因為我們失去心的平靜,所以它叫困擾性的。我們的心失去平靜時,我們並不是真的清楚自己在想什麼跟感受到什麼。因為這種缺乏明晰,我們失去明辨的感知,故也失去自制。我們必須要能明辨在特定狀況下,什麼是有益的,什麼不是,什麼是合宜的,什麼不是。

煩惱也可能伴隨著建設性的心緒

煩惱是,例如,執著或慾望、忿怒、忌妒、自傲、自大,等等。有些煩惱會導致破壞性的行為,但也不是一定都這樣。例如執著跟慾望可以有破壞性,例如去偷東西。但我們也有被愛的慾望跟執著,所以我們會為了被愛而去幫助別人。幫助別人不是破壞性的,它是建設性的,但它背後可能有煩惱:「我想被愛,請用愛回報我對你的好」。

又或以忿怒為例。忿怒可以導致破壞性行為,例如因為激憤而傷害甚至殺害別人。這是破壞性的。然而,比如說我們對特定體系或情境的不公義感到憤怒,故而著手改變之。改變不見得牽涉到暴力,但主要問題是即使作的是建設性跟正面的,動機還是煩惱。我們沒有平靜的心,因此即使作的是正面的行動,我們的心並沒有很清明,情緒也沒有很穩定。

這些例子中,我們有被愛的慾望,有希望消除不公的忿怒。這些並不是穩定的心或情緒狀態,因此我們沒辦法很清楚地思考怎麼著手達到所想。故而,我們沒有自我控制。例如我們可能想幫某人做某事,但其實最好的方式是讓他自己做。好比說我們有個已成年女兒,我們想幫她煮飯、打掃房子、帶小孩,這些都可能是一種干擾。女兒很可能並不喜歡被指導怎麼煮飯或怎麼養孩子。但我們想被愛跟想要有用,所以我們強把自己推給她。我們是從事建設性的活動,但過程中卻可能失去自制,最後結局反而會讓自己覺得「我不如閉嘴,不要幫忙好了。」

即使我們真的以合宜的方法幫助了別人,我們也沒有放鬆,因為我們期待回報。我們想要被愛,我們想被需要、被感謝。心裡有這些慾望作為條件,當我們的女兒不用我們所期待的方式回應時,我們就會很不高興。

這種煩惱的機轉讓我們失去平靜的心跟自制,在為公義奮鬥時看得更清楚。因為受不了不公義,我們感到很不高興。以這種不高興為行動的基礎,我們行動前多半不會想得很清楚。所以常常我們並沒有用最好的行動方式來帶來改變。

簡言之,不管我們是做破壞性或建設性的事情,如果我們的動機跟作的當下是有著煩惱,那我們的行為就會帶來麻煩。僅管我們無法準確預測所作的事是否一定會給別人帶來麻煩,我們已經先給自己帶來麻煩。這些麻煩不見得會馬上發生;主要是用煩惱作為動機,會導致一種一再以煩惱行事的習慣,這是長期問題。最後會建立長期的煩惱驅動的強迫行為模式,我們從此難有平靜的心。

一個清楚的例子:若我們以想被愛跟被欣賞的動機去幫助別人,在其背後我們其實是有不安全感。我們越是用這種動機去作善事,我們越不滿意。我們不會感到:「現在我被愛了,這樣夠了,不需要更多」。我們不會滿足的。而我們的行動會加強這種強迫思考的習慣:「我必須感到被愛,我必須自覺重要,我必須感到被欣賞」。你只會更加想被愛,但老是感到沮喪。你沮喪是因為當對方感謝你時,你卻想著「他們不是認真的」。因此,永遠都沒有平靜的心,只是越來越糟,症狀不斷重複。這就叫輪迴—不自主地重覆著問題。

當煩惱讓我們去作負面或破壞性的行為時,就不是那麼難以辨識。例如我們可能經常被惹到,因為我們經常被小事惹到,就會經常對別人講難聽的話。自然而然我們就不討人喜歡,而且別人也不愛跟我們相處,我們的關係就陷入困境。這種狀況很容易察覺。不過藏在正面行為背後的煩惱就比較不容易察覺了。我們必須兩種都察覺才行。

如何認出我們正受到煩惱的情緒、態度或心緒影響

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如何去認識自己正受到煩惱情緒或態度的影響? 不一定是情緒,也可能是對生活或對自己的態度。為此,我們必須對自己的內在感受有點敏感度跟內省。同時為煩惱下定義也是很重要的:煩惱能讓我們失去平靜的心跟自制。

當我們要說或作什麼之前,如果我們內在覺得有點緊張,而不是全然放鬆,那表示有某種煩惱在。

這可能,而且經常是下意識的,但在後頭是有一些煩惱情緒在的。

例如我們要跟某人解釋某事,若我們注意到講話時胃有點不太舒服,那很可能就是背後有自傲在。我們可能覺得「我好聰明,我懂這個,我要幫你了解這個。」當然我們可能真心地要幫助別人,所以才去解釋,但如果我們身體感覺不太舒服,那應該是有些自傲在作祟。這特別容易發生在談論自己的成就或優良品質時,經常我們會體驗到一些不舒服。

或以煩惱的態度為例,我們經常有「每個人都應該注意我」的態度。我們不喜歡被忽略—誰喜歡呢? 所以我們覺得「人們應該注意我,聽我說什麼」等等。這也會伴隨某種內在的緊張,尤其人們不注意我們的時候。可是為什麼他們一定要注意我們呢? 當你仔細去想,其實沒有理由呢。

煩惱的梵語:克列夏,或藏語:紐盟,很難翻成英文。這邊英文翻成困擾性的情緒或態度。(中文依佛經譯例翻為煩惱)。難翻的原因是有些煩惱很難用情緒或態度來定義,例如愚痴。我們可以對我們行為對他人的影響非常無知,或者對情境或真實情況非常無知。好比說,我們對別人不舒服或不愉快無知,結果就是我們對我們對他說的話的影響無知,以至於他被我們惹得非常不高興,即使我們的立意良善。

當我們有這種煩惱心緒,我們不一定會在內心覺得不舒服,但最後我們還是會失去平靜的心,因為我們的心不清明。愚昧無知造成心的不清明,我們自己關在自己的小世界當中。從這個角度,我們失去自制,因為我們自我侷限,並且無法分辨何者為有益的或適當的,何者不是。因為缺乏分辨能力,我們無法合宜合理地行動。也就是說,我們沒有自制能力去作適當的事,不作不適當的事。因此,愚痴是合乎煩惱的定義,僅管很難去說愚痴是情緒或態度。所以我說,「克列夏」很難找到適合的翻譯詞彙。

非煩惱(非困擾性的情緒)

梵語或藏文當中沒有「情緒」這種字眼。這兩種語言討論的是組成我們每一刻心理狀態的心理因素。它們把這些因素分類成困擾性的跟非困擾性的,破壞性跟建設性的。這兩組不見得可以代換。此外,也有心理因素不落在兩邊的。以西方的「情緒」定義,有困擾性跟非困擾性的。佛教的目標完全不是要去除所有的情緒,我們只需要去除困擾性的。這有兩個步驟,第一步是控制它們,第二步是消除它們讓其不再升起。

什麼又是非困擾性的情緒呢? 我們可能覺得「愛」或「悲憫」或「忍耐」是。但我們去分析這些字眼在歐洲語言中的意義時,我們會發現這些字都可能有困擾性或非困擾性的兩種解釋。所以我們要小心謹慎。如果我們的愛是「我很愛你,我需要你,不要離開我!」,那這種愛其實是煩惱。因為如果對方沒有愛我們,或不需要我們,我們就非常不快樂。我們可能會很生氣,忽然所有的情緒都變了:「我也不愛你了。」

所以,當我們分析我們的心,僅管我們可能認為只有一種情緒,叫作「愛」,事實上它是很多心理因素的混合。我們不止體驗到一種情緒。我們的情緒狀態其實總是混合的,有許多不同成分。那種我們感覺到的「我愛你,我不能沒有你」的愛,顯然是依賴性的,而且相當困擾性。但有一種非困擾性的愛,僅僅是希望對方快樂,以及具足快樂的因,不管他們做什麼。我們不求回報。

例如,我們可能對我們的孩子有這種非困擾性的愛。我們並不期望他們回報,至少部分父母是這樣吧。一般說來,不管孩子作什麼,我們都還是愛他,希望他快樂。但經常這個愛又跟其他困擾性情緒混合,例如我們希望是我們自己讓他們快樂。如果我們做了某種努力要讓孩子開心,例如帶他們去手布偶秀,結果沒用,他們不開心,他們寧可打電動,我們就覺得很糟。我們覺得很糟是因為我們希望自己才是那個讓孩子快樂的原因,而非電動。但這還是可以叫作對孩子的「愛」。「我希望你快樂,我會試著讓你快樂,但我要是你生命中讓你快樂的最重要的人。」

這些長篇討論的目的是告訴大家,我們真的要很小心地檢視我們的情緒狀態,不要被我們標記不同情緒的字眼給絆住了。我們需要真正地探究我們心理狀態當中讓我們失去平靜、清明、自制的困擾成分。這是我們要努力的。

無明是煩惱的背後原因

如果我們想要遠離這些擾亂的心理狀態或情緒或態度,我們需要抓住它們的成因。如果我們去除其底層的成因,我們就能避免之。

那麼,什麼才是擾動心理的最深成因呢? 我們發現到的是,翻譯為「愚癡」,我喜歡「不覺」這個翻譯。我們不明白某事,是因為我們不知道。愚癡聽起來像是我們很笨。並不是我們很笨,只是我們不知道,或是我們迷惑了:我們了解錯誤。

我們迷惑什麼,不覺什麼呢? 基本上就是我們行為的影響及其結局。我們因某事非常憤怒、或執著、或不高興,而這讓我們依照過去的習慣跟模式,以被驅迫的方式行動。這基本上完全就是在講業力,強迫性地依靠煩惱或擾亂的態度,失去自制力而行動。

在那強迫行為背後的是不覺知:我們不知道我們言語跟行為的影響會是什麼? 或者我們迷惑:我們以為偷東西會讓我們快樂,但其實不會。或者我覺得幫助你會讓我自己覺得被需要跟被愛,但其實不會。所以我們其實不知道行為的後果。「我不知道那樣說會讓你受傷」或者我們困惑。「我以為那會有幫助,結果沒有」「我以為那會讓我快樂,結果沒有」或者我以為那會讓你快樂,結果沒有。或者對情況的誤解「我不知道你很忙」。或者「我不知道你結婚了」,或者「我以為你有很多時間」,但其實不是。「我以為你單身,沒跟人交往,所以我追求你」結果並不適當。所以我們是不瞭解情況,要嘛我們不知道,要嘛我們搞錯了。

的確,缺乏覺知是我們強迫行為的根源。但表面上不容易看出它也是煩惱的根源,而煩惱跟強迫行為非常有關。所以我們要對這些地方更加留意。

視頻: 傑尊瑪 顛津巴嫫 —「自覺重要性」
請點擊影片右下角的「字幕」圖樣以開啟字幕。要更改字幕語言,請點擊「設定」圖樣,然後點擊「字幕」選擇想要的語言。
Top